/ 情感 同志 LGBT /
1 /

大概在我两岁的时候,父母就已经离了婚。母亲抛弃了我,父亲也不想要我。

据我奶奶后来说,那天晚上父亲胡乱地把东西收拾好,骑上摩托车就要把我送走。还是奶奶看见了急忙从他手里把我抢走,在别人家里躲了一夜,我才得以留下。

童年里的记忆很模糊,只记得我总是问父亲妈妈去哪了,而父亲的回答一直都是:你妈妈?死了。

父亲的表情很冷漠,我看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长大了一点后,母亲偶尔会联系我一下,但从来不说自己的近况,她对我的关心也仅止步于嘘寒问暖。再后来,她也不联系我了,应该是彻底不要我了吧。

父亲一直都在外面打工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。我跟在爷爷奶奶身边,小时候体弱多病,夜里总是发烧,他们两位老人家为了带我吃了不少苦。

家里穷,吃不起好吃的。很多时候我放了学回家,找奶奶要吃的,她掀开桌上的菜罩子,里面是几盘吃的东西,她一脸珍惜的样子。可我知道,那些吃的都是别人不吃了的东西,她藏了拿回家的。为此,我还跟他们闹过几次脾气。

2010年,我九岁。

某天父亲突然回到家,身后还站着一位女子。父亲把我唤来,让我叫她“妈妈”。

她是贵州人,已婚,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儿。

2011年,父亲把老房子拆了,给她建了个新房。2014年,她回贵州把婚离了,年底跟我的父亲结了婚,成为了我法律意义上的母亲。

虽然名义上她是我的母亲了,可是童年里我从来没感受过什么母爱,她只是一个陌生人。

我没什么本事,成绩差,性格内向、懦弱,还习惯性讨好别人。被别人嘲弄我会哭,课上没回答出问题也会哭,被学长欺负了也只会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。

初三结束,本想考个高中,却落了榜。之后听父母的话在县城里学了一个星期的美发,因为叛逆跑了。后来在镇上饭店当学徒,学了三个月去了县里的酒店。兜兜转转,最终还是跑去搞了美发。

2 /

记得某个夏天,很热,肉眼可见地面上的热纹。

和朋友去河里游泳,我不好意思直接把内裤脱了,但是他就很洒脱,还说都是男的,怕什么。

我犹疑半天终于脱了内裤,抬头,他已经跳进水里了。我看着他的裸体内心竟有些激动,呼吸也紧凑起来。

我跳进水里,他回头看我,阳光下他的那个笑容,很好看。

晚上,我把他带到了我的房间。我们脱了衣服,只穿着个内裤,准备上床睡觉。

余光里看到他胯部的一大包,我有些躁动。尝试着对他说:“我……帮你口吧?”没承想他竟答应了,直接就把内裤扒了,他的弟弟在我眼前晃动,我跪在他面前,慢慢张开嘴……

那个时候,我还没有关于“同性恋”的认知,只知道自己喜欢关注一些帅帅的男同学,只到初二在浏览器上看见同性恋这些东西,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喜欢男生的。

后来遇见过很多男孩子,初三的同桌睡觉时偷偷摸我,和在微博上认识的一个男生网恋,帮兼职认识的直男朋友打飞机……

在与男生不断地交往中慢慢认知自己,内心渴望稳定的感情关系,但现实里却不断遇见身体的升华。

隐藏内容
本内容需权限查看
  • 普通会员: 0.1积分
  • VIP会员: 0.1积分
  • 永久SVIP会员: 0.1积分
已有123人解锁查看

声明: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请勿分享或外传。